188图库彩图跑狗图校简介

新闻中心

教师之窗

188图库彩图跑狗图生天地

共建交流

188图库彩图跑狗图习平台

自行采购

我来了,你在哪?高一十班 郝卓然

文/SysAdmin   更新时间/2013-12-17

我来了,你在哪?

高一十班   郝卓然

夜色漆黑,雨脚杂乱地重重砸在窗户上,头顶的白炽灯射出刺眼的光线,屋子里一大群人吵吵嚷嚷地一直在说话,他却什么也听不见,只看见那些人的嘴巴一张一合,一张一合。

他实在无法相信,此时躺在床上的面容安详的老人已经去世了;实在不能相信,这个老人竟是一周前才与自己通过电话的爷爷。他沉默着,心情就像《清醒纪》中写的那样:我从未想过他们会老去,偶尔想起,觉得那是不可能的。就像我从未想过,某天背后会失去那样一束视线。

他坐在爷爷床边的木椅上,看着爷爷干枯的睫毛,凹陷的眼窝,每一条有深又长的沟壑。仿佛他再多看一会,爷爷又会像以往一样对着他笑,露出几颗松动的牙齿。但这一次,他知道,不会了。可爷爷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苍老,他还记得爷爷还可以在院子里杀鸡,还可以一个人拎两个西瓜,怎么如今就突然变成了和他阴阳两隔的故人……他靠在椅背上,仿佛还有爷爷留下的温暖,在这样的温暖里,他闭上了眼睛,沉沉睡去。

不知睡了多久。他揉着惺忪的睡眼直起身来,却看到爷爷正躺在阳台的老藤椅上看他最爱的《史记》。浓浓的阳光填平了爷爷脸上的皱纹,老花镜下笑眯眯的眼睛望着他:“你睡醒了?”他呆呆地坐在原处,嘴巴张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而阳光那么温暖,一切都那么真实的存在,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哭着向爷爷扑去:“爷爷,他们都说你去世了,我就知道这不会的。爷爷您说过要等我考上重点高中来看您的,您说要和我一起去报道的,我知道您一定会等我的。看,爷爷,我考上了!”说着,他从包里抽出大红色的录取通知书放到爷爷手里,抹着停不下来的眼泪鼻涕强颜欢笑着。

爷爷微笑着抚摸他的头,眼里盛着欣喜与慈爱。他紧紧抓住爷爷的手:“爷爷,刚才吓死我了,我找了你好久,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“爷爷深深的看着他,仿佛要把他的样子深深烙在脑海中:“孩子,你长大了。有些路啊,只能一个人走。后面的路啊,爷爷不能陪你走下去了,但爷爷会以你看不见的方式守护着你。”他停止了啜泣,脸上写满了不愿相信。老人笑了笑:“孩子,知道吗,爷爷的确离开了,但爷爷想起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没做,我还没有和我的小孙子告别呢。孩子,再见了,爷爷走了。”话音落下,老人微笑着在阳光下消失成了雾气。

他突然地惊醒,只是一个梦。窗外还是漆黑无比,可自己脸上真的有眼泪流下的痕迹。

他看着床上安静的爷爷,轻轻对爷爷说:“再见了,爷爷。”

后来,他去高中报道的时候,想起了答应他会陪他一起来的爷爷,已经没有了当初撕心裂肺的想念,爷爷究竟在哪里并不重要,死会作为生的一部分而永存,爷爷也会因他的思念而一直守护在他身边。